三肖中特期期准财神爷30码

吳靜林:新時代需要贊美英雄的文學作品

作者: 舒晉瑜
來源: 光明日報
日期: 2019-04-04

一群普普通通的兵團戰士的生活,卻能深深打動普通讀者的內心。必須承認,吳靜林是個擅講故事、講好故事的作家。在他的筆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幾十年守衛邊疆,建設邊疆,為國家的安全與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無數的解放軍轉業官兵和知識青年以他們的青春和生命譜寫了這段悲壯的歷史。他們的生活和民族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這賦予了《疆山》特殊的意義。

《疆山》這部長篇對那些從艱苦歲月走過來的人們和青春充滿懷念,也對共和國的建設者們充滿敬意。評論家張陵認為,如果說共和國是一部悲壯的史詩,那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就是史詩的華彩樂章,而牧業連就是一個充滿激情的音符。歷史不可以被遺忘。小說通過這樣的故事,提醒后人感恩前輩,也因此凸顯了作品的立意,豐富和深化了作品的思想內涵。

《疆山》寫了十年?這十年間,在反復打磨作品的過程中,您有怎樣的收獲和體會?

吳靜林:寫作也要有工匠精神,好作品要多次淬火反復打磨。《疆山》前后改了四稿,是既快樂又很煎熬的事情,每次修改都有一個大的升華。《疆山》能寫成現在這個樣子,得益于幾次冷卻和沉淀。

小說描寫的是多數讀者完全陌生的領域:地處巴爾魯克山某邊境團場牧業連,肩負著一項特殊使命:每年春秋兩季轉場趕著羊群通過中蘇兩國爭議地區,以此宣示主權。寫這樣一部作品,對您來說,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吳靜林:寫作《疆山》最大的挑戰是分寸感和度的把握。兵團人建設和保衛邊疆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一般化地加以反映和表達,境界和格局就小了,必須置放在大的時代背景下,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折射出中國人民在艱難歲月砥礪前行的精神風貌。小說放在了六七十年代國際國內特殊的政治背景下,故事走向、情節設計、人物拿捏都有不小的難度。有評論認為,《疆山》有濃重的歷史感悲壯感,格調昂揚。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有時小說創作就像走鋼絲表演,在上面來回走沒多大意思,敢在上面倒立、翻跟頭又不掉下來,才是大境界。作家有時是需要勇氣的。

屯墾戍邊本身就意味著艱辛、奉獻、犧牲,兵團人在沙漠荒原、邊境沿線極為嚴酷的自然條件下頑強生存,建設和保衛邊疆,產生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小說的主題并不特別新鮮,但是因為成功塑造了一群生活在邊疆的小人物,整部作品就活了,您認為自己寫的兵團故事,在同類作品中有怎樣的獨特性?

吳靜林:以往表現兵團題材的文學作品,都是寫屯墾初期兵團戰士開赴沙漠荒原,戰天斗地,艱苦創業。《疆山》把視角投向邊境地區,全景式展現了兵團邊境人在特殊年代、特殊環境、特殊使命下的生存狀態,更為直接和立體化地表現了兵團人勇于獻身、義無反顧的愛國主義情懷。兵團戰士每年轉場通過中蘇兩國爭議地區這條故事主線是鮮為人知的,人物形象也帶著邊境特有的風貌。當代文學描寫抗日戰爭的作品很多,《疆山》表現的是和平時期的愛國主義情懷,這一點也是有獨特性的。

閱讀中有很多令人感動的細節,趙長山和馬背上長大的阿斯燕之間的感情變化,文教羅豪才和齊桂花之間隱秘而克制的愛慕,更有陸海江和李雯、彭春燕之間復雜而細膩的情感描寫……尤其是女性微妙的心理描寫,真實而生動,是采訪得來,還是天生具有這樣的敏銳觸角?

吳靜林:感謝您對《疆山》中情感描寫的肯定。其實我以前的寫作風格是比較粗獷硬朗的,寫到情感,往往點到為止,幾筆帶過。《疆山》有幾條感情線,寫了幾個年輕女性的感情糾葛,對她們的情感把握和心理描寫直接影響作品的優劣。寫作期間我用心讀了幾位女作家的作品,仔細揣摩她們表現女性情感和心理的細膩手法,找到一些感覺。女作家在這方面有天然的優勢,我覺得應該有意識地讀一些女作家的作品。

《疆山》中很多故事非常悲壯,雪崩后為清理道路陸海江被狂風吹倒,趙長山將他拉住,自己卻墜入深淵;連隊護送轉場通過爭議地區時,女戰士張紅珍為救趙長山擋住蘇軍子彈犧牲……您是否也有一種英雄主義情結?

吳靜林:兵團是共和國的一個特殊群體,人員來自五湖四海,當年響應國家的號召,奔赴沙漠荒原、邊境沿線,來的人大多是有志向、有情懷的,又經過了兵團這個大熔爐的鍛造錘煉,為國守邊,大家都有一種神圣感和自豪感,一旦祖國需要,無論男女都會毫不猶豫地拿起武器捍衛祖國。當年我下到連隊,邊境局勢十分緊張,隨時都可能發生軍事沖突,十七歲的我心中五味雜陳,但想到為維護國家尊嚴和領土完整,膽氣和豪情就油然而生。我身邊的戰士都有這種愛國主義、英雄主義情結。說到底,這種情結來自于中華民族精神基因的積淀和傳承,這也是我為什么傾全力寫好兵團戰士的動因。

您認為《疆山》如此深入地發掘普通人身上的英雄品質,在當下有何意義?

吳靜林:我們的時代需要英雄,英雄的感化和引領作用不可或缺。應當承認,現在已經不是英雄輩出的年代了,英雄離我們好像很遠,很難寫好;普通人身上的英雄品質卻離我們很近,挖掘普通人身上的英雄品質更接地氣。無論時代怎么發展,人的思想觀念如何變化,國人的血性都是不能少的,作家有責任對此作出文學的思考和表達。

陸海江的正直善良,董黎明的投機鉆營,江濤的刁鉆惡毒,趙長山的仗義豁達……小說中無論主角還是一般的連隊戰士,甚至齊桂花生病的男人,您總是寥寥幾筆就能刻畫得栩栩如生,是如何練就的?

吳靜林:刻畫人物是一個現實主義作家的基本功。年輕時我讀了大量的中外名著,《紅樓夢》《水滸》《人間喜劇》《悲慘世界》《安娜·卡列尼娜》……中外文學大師在刻畫人物上都是極見功力的,我從中汲取了很多營養,打下了底子。《疆山》出場人物眾多,難免顧此失彼,有的人物形象還有缺憾。

小說中別有意味的是,邊疆的人們一面準備和蘇聯開戰,卻不影響他們唱蘇聯歌曲、讀蘇聯小說。主人公陸海江的思想進步和人生感悟,很多是來自蘇聯文學。是不是您本人也深受蘇聯文學的影響?小說中陸海江和李雯對蘇聯小說的多處討論,也是您本人的真實感受吧?

吳靜林:是的,蘇聯文學對我的文學創作影響很大。我很喜歡托爾斯泰、契訶夫、高爾基的小說,特別是蘇聯衛國戰爭時期的作品,仿佛與中國當代文學有著某種天然的聯系。蘇聯衛國戰爭時期的很多作品,并沒有直接描寫戰爭場面,寫的都是小故事、小人物,但同樣很有震撼力,有些寫得還很抒情、很美,開創了戰爭題材的新境界。《疆山》寫普通戰士的愛國情懷,表現人情美、人性美,就是從蘇聯衛國戰爭題材的小說中獲得靈感的。文學和藝術是沒有國界的,崇尚正義和革命的英雄主義是人類的共性。蘇聯文學對中國讀者的影響是不能小視的。主人公陸海江甚至沒想那么多,揣著《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就奔赴邊境第一線了。那個年代的很多年輕人都受到蘇聯勵志小說的感染和激勵,毅然投入了邊境火熱的戰斗生活。

從六七十年代著筆,一直寫到改革開放,《疆山》中的一干人物在成長,尤其是陸海江,這個人物身上是否寄托您的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

吳靜林:陸海江這個人物的人生軌跡有我的影子。上中學時我讀到《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部蘇聯小說,愛不釋手,主人公保爾·柯察金讓我感奮。我搭上了上山下鄉的末班車,帶著浪漫的詩意來到兵團的邊境連隊。現實是嚴酷的,我經受了邊境艱苦生活的鍛煉,對社會對人生有了深切的感悟。七年的邊境生活非常難得,終身受益。我以為,人在年輕的時候還是要有理想和追求的,而且最好是到艱苦的地方歷煉自己,吃些苦、受點難,經歷世間風雨,這對于一個人的成長、成熟,從容走過一生都是大有益處的。

小說所傳達的道德觀、價值觀和正能量,難能可貴。您是否格外看重這些品質?

吳靜林:正是因為格外看重這些品質,所以我才濃墨重彩地表現了嚴酷環境下的人情美、人性美。《疆山》里的人物都很普通,有的人身上還有這樣那樣的缺陷,但都洋溢著普通人身上的善良正直。我離開邊境已經三十多年了,這些普通的戰士和哈薩克牧民還常常浮現在我的眼前,牽動著我的神經。不僅僅因為我在那片土地生活過,有感情,更重要的是我在那片土地感受到了人間真情,愛國情、同志情、親情、鄉情、愛情、民族情,真是一部濃烈、溫馨、凄美、醇厚交織在一起的情感大書。所以我要把這美好的情感寫出來,呈現給讀者。

有評論認為,《疆山》體現了人民立場、人民精神,是一部謳歌人民、贊美英雄的作品,可以看作為建國七十周年獻禮之作品。在此節點上推出《疆山》,您認為有怎樣的意義?

吳靜林:共和國走過了七十年的曲折歷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為國家安全和邊疆建設做出不可磨滅的歷史性貢獻,這樣說一點也不為過,兵團在艱苦歲月留下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值得大書特書。我寫《疆山》,就是想讓人們知道那段歷史,不要忘記為國守邊的建設者們。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和推動者,文學什么時候都要貼近人民,謳歌人民,贊美英雄。不可否認的是,現在謳歌人民、贊美英雄的現實主義作品少了,與我們這個時代是不相匹配的,這是文學工作者需要認真反思的。我們都懂得深入生活、體驗生活對于文學創作的重要意義,但沒有真正解決好這個問題,缺乏對人民群眾現實生活的深刻體察了解,怎么能寫出有生活底蘊和藝術感染力的作品?柳青當年把自己變成農民,在陜西農村生活了十四年,寫出了《創業史》這部農村題材的“經典史詩之作”。陳忠實就是農民出身,正是基于對中國農村的深刻認識,才寫出了被認為是“一個民族的秘史”的《白鹿原》。由此可見,深入生活對一個現實主義的創作者是多么重要。我們已經進入“新時代”,新時代需要更多謳歌人民、贊美英雄的文學作品。

?

[董亞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327061
三肖中特期期准财神爷30码 网赌坚持一年每天赢600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app 时时彩稳赚200 江西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时时500票网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助手软件下载 北京pk现场开奖直播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快三大小单双推算技巧